阿布

爷爷的豁达

给 @贺兰 的文,拖了很久,做为2016年的第一篇,希望能有个温暖的开年。

动笔写这篇,是看了贺兰的《桃李春风》,十分喜欢她把那句“江湖夜雨十年灯",换成了“报答平生未展眉”。只有这杯酒,才能解掉这未展的眉;饮了这杯酒,能否真正的释然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工作只是谋生之道,家人才是最重要的。

有一项工作例外。

哪一项?

报国。

那不是工作,是信仰。

(电视剧《伪装者》台词)


我的爷爷,准确地说,是我的外公。真正的爷爷去世的早,从来没听我叫过一句爷爷。从牙牙学语开始,就对着外公叫爷爷,家里人也没什么意见,就这么慢慢的延续了下来。

我记忆中的爷爷,是个和蔼的老头儿,最爱每天清晨边听收音机边遛弯儿。

其实,爷爷是个老兵,是个爬过雪山草地、打过鬼子、解放过东北、抗美援过朝的老兵。

自从知道爷爷是个老兵,就想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战斗英雄的形象。只是,爷爷从来不痛说革命家史,从来不讲他参与的那些战役,从来不说对和平的贡献。

于是,我只能从大人们的只言片语中,了解他的经历、他的故事。不过,我费力拼凑出来的,就是一个普通老头儿。

50年代,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授衔。有些战友军衔比同资历的兄弟低些。战友们不服气:那些资历浅的新兵蛋子跟我们一个级别,走,老*,咱们跟领导反应去。爷爷说:我觉得挺好,没必要。战友们叹气:这老头儿!

60年代,爷爷给他当过警卫员站过岗、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首长寻来东北,要找当年的小鬼。爷爷正好外出公干,外加当时信息登记有些混乱。单位报上去,查无此人。后来,辗转联系上,首长提出,带他一起去北京,有更好的发展。爷爷说:建设新中国,哪儿都一样。

十年动乱,首长受到冲击,将伤残的侄子送来东北,要求庇护。爷爷一直履约,直到自己也受到冲击、无力保护。

80年代,爷爷平反,离休在家。某次小辈儿们聊天,表示曾经有那么硬的关系,也没好好利用一下,好歹当时曾尽力护他周全。爷爷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,说了一句:太功利。

90年代,爷爷离世。走之前,给了妈妈一枚银质勋章,浮雕图案的周围已有灰尘的烙印。爷爷说:给小妮儿打个镯子吧。

爷爷就这样走完了一生,对于奉献,从来不提;对于不公,没有怨言。

只有家人从骨灰里拿出的那两片弹片儿,提醒着我们,他确实战斗过。

成年后,一直想要试图了解爷爷的一生,理解他的信仰。特别想知道,这个为新中国奉献了青春与热血的人,为什么从来不讲委屈?从来不提要求?

寻求很久,却始终没有答案。直到某次,又缠着家里人讲过去的事情,旁边的舅舅插嘴说了一句:爹在的时候,会念叨,那些战友,从来没见过现在的太阳。

忽然间有了答案。

是啊,只要活着,就有希望。

只要活着,就有无限可能。


评论(6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