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布

回忆里的甜,那些温暖过你的食物

 若干年后,我走进丝芙兰的店里,准备买下人生第一瓶香水送给刚工作的自己。在我闻了N瓶或浓或淡、或甜美或性感、或张扬或内敛、或清新或浓郁的香水后,当销售小姐带着隐隐的疲倦和不耐,拿起VERA WANG的花漾公主喷在试香卡上,向我鼻尖儿扇出阵阵香气时。 

忽然间有种久违的感觉闯入了心房,透过销售小姐开开合合的嘴巴,在她前调中调后调的讲解中,我仿佛看到了高中时的自己,充满期待的等在柜台前面,等待新鲜出炉的“鲜奶蛋糕”……

高中时,学校对面新开了一家连锁面包房,有个很洋气的名字“**西饼屋”。西饼屋的主打产品,是号称本地没有的一种新口味蛋糕——鲜奶蛋糕,这种蛋糕不同于常年霸占本地市场的奶油蛋糕,口感细腻、口味清甜。班上有热衷于尝鲜的同学,尝试后大赞该种蛋糕有多么的美味、迷人。

新千年的县城,大人们对于新鲜事物的热情,并没有想象中踊跃。再说,小孩子家家的不过生日,要哪门子的生日蛋糕呢?经不住我的一再央求,父母同意在那年生日时,给买一个所谓的鲜奶蛋糕尝一尝。

从那天开始,一页页的撕日历就成为每天最快乐的时光。盼望着冬季、盼望着下雪,雪来了,意味着生日也到了。

就这样数着日子,终于等到了那天。放学后,爸爸带我去学校对面的西饼屋,订了一个鲜奶蛋糕。西饼屋的姐姐笑靥如花,她把蛋糕交到我们手里时,反复叮嘱,要在3小时内吃完,吃不掉的话要放在冰箱冷藏,否则会坏掉的。

我虔诚的捧着蛋糕回了家。或许是等待放大了想象,等待也迎合了期待,第一口咬下去的时候,感觉那是此生最美味的蛋糕,咽下后似有若无的甜在唇齿间萦绕。

只可惜,这心心念念的鲜奶蛋糕,吃上没过多久,甚至等不及第二年生日,我就考上了外省的大学,告别父母,第一次开始独自生活。

东北的冬季天寒地冻,零下三十多度稀松平常,冰天雪地的日子里,人们更愿意窝在暖气充足的室内嗑瓜子聊八卦,而不是出去买个莫名其妙的蛋糕过生日。

大学里的同学们,背景出身成长环境各异,当地同学表示咱们东北这嘎达过生日不兴吃洋蛋糕,得来碗长寿面那才算应景儿。

18岁的生日,与当时的暧昧对象现在的娃儿他爸,在十多个同学的起哄下,合吃了一碗长寿面。普普通通的西红柿鸡蛋面,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点的话,那就是只有一根儿面条,却装了满满一海碗。

咸味儿的面条,却分明带了粉红色的甜。

本科读完读研究生,升学结束留京工作,家乡是回的越来越少,记忆里的鲜奶蛋糕也基本没再吃过。

有年忙里偷闲,回家时恰逢生日。那家连锁店经营的不错,小区门口也开了店,但老爸仍坚持,特地跑到高中校门口去订了一个蛋糕,献宝般的拿给我,充满期待的等我吃下去,眼神里满是询问:怎么样,不错吧?我露出特别满足的表情看着老爸:嗯,跟原来一样好吃!

其实,那次,我咬下去的时候,始终无法与当年的味道重叠。

最后打个广告,微信公众二维码,温暖小文、有趣故事、偶尔吐槽、或者发发段子,原创出发。

评论(2)